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旅游的事业是我的一生,慈善的向往是我的目的!

 
 
 

日志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2009-08-28 21:15:12|  分类: 慈善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暑假西部支教“服务西部教育,爱心照亮希望”活动,我负责的西部爱心公益社团共招募了百人以上的志愿者,分赴甘肃古浪,甘肃定西,甘肃陇南等地为期20天的支教活动,重在为西部贫困山区的孩子给予一些学习上的帮助和思维上的开拓。同时也为当地山区的老师给予教学上的一些交流。支教结束后,我们将开始着手对支教点的学校和贫困学生给予资助。

    对于学校我们将募捐物资和现金给予办公设备的补充,对于贫困学生,我们将近期再次落实情况后将信息公告,呼吁各位爱心人士给予那些贫困的无奈的孩子们一些生活上的资助!

    有关信息将在近期公布在 西部爱心公益网 上!敬请关注!

     再次感谢各位支教志愿者伟大的行动!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这位老人我在06年第一次走访的时候就刚好是黄昏的时候,就遇见了,这位牧羊的老人,08年的时候和马来西亚的罗老师再去走访的时候,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方,遇到了这位老人。同时我也拍了照片,在博客里面就有的。而今年暑假支教的时候,我去满家村是晚上了,所以没有见到这位老人,可是我却在志愿者的相机里面又一次看到了这位老人的照片。真的希望每年都能看见这位老人!-----林子

 

2009年暑假西部支教“服务西部教育,爱心照亮希望”活动中满家村支教志愿者宋洋老师的总结。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满家村 那一双纯净的眼睛 我的支教日记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这就是支教的学校--满家村小学全貌)

7月19日

下午三点我从石家庄出发去兰州,在火车上认识了一个刚刚经历过高考的孩子的母亲,还遇见一个五岁孩子的母亲,一路上聊了很多关于孩子教育的问题,忽然觉得的这个时候对孩子的教育已经上升到很高的高度了,有很多的人都在很关切孩子的教育,我们去的那个地方是一个未知的地方,那里的孩子可能连笔记本为何物都不知道,我想那里需要一个外界的人,例如我,去告诉他们有些事情的样子。

7月20日,兰州

  早晨七点到兰州以后,马不停蹄的赶到敦煌之星酒店,在那里见到了很多人,也是第一次见到林子,很朴实的一个人,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外表憨厚面孔黑黑的人就是这场活动的组织者,一路颠簸到了黄羊川,在路上看见了真正的黄土高原,荒凉、苍老还有孤独,我实在不明白一个人跑到这里的用意,只是感觉这里也承载着我的童年,很亲切。

  在黄羊川,第一次听说温世仁,踏实一个慈善企业家,但是有一句话让我体会很深,他说:这个事业上只有一种人,就是需要关怀的人,这句话深深的留在我的脑海里。我是一个需要关怀的人,同时,我也是一个可以去关怀别人的人。,会议中心给我们每个人一个人参果,我忽然想起,姥姥生病的那段日子,别人也曾经送过她这个果子,我小心的装起来没有吃。

  我们到了裴家营,每人吃了一碗哨子面,感觉味道怪怪的,没吃出什么滋味来,然后我们就又上车开始了旅行。一路颠簸,我们到了此次的目的地—满家村,一个很小的自然村,接我们的校长和老师热情好客,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来帮我们安置行李,我们第一次体会到了西北人的热情,大致了解了下情况,知道了这个小学只有47个学生,英语教学目前还是一片空白,老师的盼望让我们觉得肩上的责任重大,晚上,我们坐在一起研究上课的事情,互相介绍了自己,我也了解了我的同伴:负责人邹波、还有女生庞程、小太阳宁明照都来自西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张鹏军来自太原理工大学学的体育教育,李宜臻女生来自武汉科技大学,英语专业,我可能是最不学无术的一个了。呵呵

  太累了,大家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第一次感觉把自己藏在睡袋里,好舒服啊,睡袋是大家统一买的,80块钱,很值啊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7月21日    太阳出来了

不到七点我就醒了,再也睡不着,感觉自己真的好兴奋,好有力气干活,随即起床,两个女孩子也随我起来,还没等我们洗漱完,校园里已经陆陆续续来了很多的孩子,他们看见我们都很好奇,嘻嘻哈哈的互相打闹着,简单吃了一口饭,我们就开始工作了,校长介绍了我们,我们就开始和同学们自我介绍,结果落了几滴雨点,我们就进了教室,每一个教室的介绍自己和讲解一些知识,我忽然觉得没有扎实的功底和充足的准备,很多东西是不容易做好的。

电话打不通,不知道家里人怎样了,不过还好的是进山之前和他们打过招呼,应该不会太担心,午睡的好舒服。

下午把衣服洗了,一直等到天黑,没有太阳了就出门上山去了,在山上给家里打了电话,呵呵,听说明天有人上山来看我,在山上的感觉真的是天高云淡,这个世界很大,而我们真的很渺小,也许这就是生活,晚上的时候,我和张鹏军跑到村子里唯一的小卖铺里去,在那里,我们找到了大米白面,花了20块钱,还觉得自己买的很划算,美滋滋的回来,心想这下可以吃上米饭啦!

课表排出来了,明天去上课。哈哈,生活真美好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7月22日  天气有点阴

一早上就起来调教室了,大米粥煮的有点少很对不住大家,准备上课。

这个学校的王老师妻子去世八年了,他一个人在这个学校带着三个孩子,两个女孩子和一个男孩子,很不容易,在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小屋里,房子很破,很黑,感觉像危房,真的很不容易,王老师一个月的补助是500元(现在有一个爱心机构在每个月给王老师资助一点钱,另外三个孩子也在西部爱心公益网的呼吁下,有三个爱心人士个人一对一的资助他们,每个月100元/人),三个孩子都在上学,很难为他了。大女儿叫王娟上初二,学习很好,一直有一个好心人资助,二女儿叫王倩,上六年级,还有个笑儿子十岁,叫王孟,很可爱的小男孩,只是很可惜,孩子的母亲八年前就去世了,那个叫王孟的孩子,在两岁的时候就失去了母亲,在这样一个贫瘠的地方,王老师固守着清贫的生活,日复一日的教书,我才明白,我们在这里的二十几天真的不算什么,真正的奉献就是他们。

有一个貌似当地的有钱人开了一家药铺,我们在他家买了米和面,他还很慷慨的主动把电饭锅借给我,我们更无耻的就是还主动要了蒸屉,因为实在不知道怎么对付那个大馒头,照片上有那个大馒头,大的吓人,呵呵,第一次见到。

林子没来,这个骗子,大家都等着他的篮球。这下没希望了,我们还是叫那个大叔给带了,不过还好,就算赚点钱也是应该的,毕竟这里真的很远,我忽然很想姥姥,我不知道在她离开我的这个暑假里,她在那么黑暗的地方会不会感到孤单,自从她的离开,兄弟姐妹们各赴前程,有苦难也有欢乐,但是唯一不变的就是一种想念,这种想念促使我来到这里,来到一个同样心怀梦想的地方,这些孩子就是我们的梦想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7月23日  好难得的晴天  有点热

一天无事,正常的起床上课,有一件事让我记忆犹新,在课堂上,南京来探亲的小孩子和学生们一起上课,我在问到:大家最想去哪里玩的时候,南京的小朋友说的是:日本,而我们的孩子说的是:古浪,我忽然感觉的心酸,在那些孩子的心里,古浪是一个很大的地方,很向往的地方,其实它只是一个甘肃的县城,一个在国家都排名靠前的贫困县,我忽然感觉到,一个孩子的视野仅仅停留在山里是不可能的,要想让孩子鼓足勇气去攀登高峰,无论是知识的还是人生的都需要打开眼界,这是一天艰难的路。

林子来了,带来了西瓜,还有另外的两个志愿者来调研,记录了贫困生的资料,希望有人来资助,看见他渐渐远去的背影,淡薄而瘦弱。我终于明白,他做这些事情的原因,因为孩子们的那份期待,也因为,作为一名西北的孩子,他知道作为一个农村孩子想成才是多么的艰难。

张鹏军去乡里买东西,来回要八十公里,走的很累,还把自己晒伤了,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晚上把黑板全都用墨汁刷过,心想黑板白成这样,他们居然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这样用下去,我真的不明白,其实三块五毛钱的墨汁,还有五毛钱的刷子就可以搞定,如果这是一种懒惰,我真觉得悲哀。

来调研的同学带来了一些本子,孩子们很高兴的带回家去,王老师告诉我,有人居然问他:今天发本子的时候,有没有发钱?我忽然感觉无语,很难过,黑板事件和这件事是我到这里心里有点不舒服的事情。

去买了篮球和大米,居然花了100块钱。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7月24日  艳阳高照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照旧上课,我在用电脑给孩子们上课的时候,告诉他们什么是海洋,什么是平原,什么是山地,在我问到:照片上的山和我们的山有什么不同的时候,很多孩子异口同声的说:“他们的山是绿色的,我们的是黄色的”我忽然顿悟,原来孩子们的心里也对自己黄黄的山心存不满,我问他们,绿色的好还是黄色的好,他们说:“绿色的!”

在这片黄色的土地上,孩子们想着的是满眼的绿色,也许,心灵也在渴望着绿色。

起床的时候邹波和我说:孙老师因为高原反应要离开了,明天起程返回,我就在想海拔2000多米会有高原反应吗?不理解,也不明白,我想我尽量坚持,因为确实有很多事情要我去忙。(后来才知道,有时候人体的适应度是不一样,西部的天气太干燥,闷热,所以,在这里气候真的很恶劣,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长期适应的。)

晚上爬到山顶给家里打了电话,回来心情就很不舒服,然后就一个人闷在屋子里,打了会球,弄了一身的土哈哈,非常可怜的啊,然后就一个人孤独着背着相机走了,我走在村子里,拍了很多照片,西部母亲,西部孩子,西北汉子。西部风景,这就是我想要拍好的几部作品,拍这些片子的时候,孩子们围在我的身边,他们是玩的浑身都是土,我忽然觉得,这样的场景是那样的亲切,儿时的我也是玩得一身的泥土,但是很开心,慢慢的长大了,似乎那样单纯的快乐离我越来越远了,我不知道能找回这样的快乐是不是已经是一种奢望了呢,是的,我长大了,永远都不会找到那样的快乐了。上课的时候感觉自己有很多话要说,但是还是坚持讲完内容。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7月25日  刮风 带着土 傍晚还下了点雨

  上课,我还是觉得上课应该学点实在的东西,可惜的是,这些孩子都太调皮了,我刚进教室她们就吵着要听歌,我心里觉得很不舒服,这里的孩子如果还把玩当成一种最重要的东西,那可能的是,他要永远留在这里了。和小太阳争论了下孩子们的教育问题,他说这是灌输,这样下去还不如一上午都来上活动课,我是觉得家长会认为我们来这里不是传授知识的,而是来带孩子们玩的,这是最要不得的。

晚上对于今天的事情很不开心,就出去转了一圈,跟孩子们照了很多的照片,我想如果有机会我一定把照片洗出来给他们,也许邮寄起来会麻烦一点,但是只有这样,才能表达我的一点心意吧。

张鹏军要调去石井子,我也想去,想想也舍不得这里的孩子和王老师,但是我担心,如果放任自流,这里的教育也许就会失败,这样才是我最担心和可怕的。二十天,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但是唯一可以改变的就是,我们给这里的孩子一个信念,想改变命运,唯有努力、努力、再努力!因为只有知识可以让他们走出大山,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7月26日 早晨冷的像冬天  中午热的像夏天

五点半起床,今天我们要去距离最近的镇里买点菜吃,我想我们是不是这个地方生活最奢侈的人了,不过没有办法,我们不买菜吃就没东西吃,老乡给我们的馍馍也吃完了,记得我介绍过,就是我们不知道怎么对付的大馒头,最后我们把它用刀切开吃了,我们叫它切片面包,很现代吧,如果有机会来甘肃,一定要吃那种大馍馍,真的是回味无穷。废话就不多说了,迷迷糊糊的起来洗漱完毕,和王老师一起赶山路,去隔壁的叫做黄蟒塘的地方去坐车,五公里的路我们走了一个小时,想想这样难走的路,孩子们每天都要走两次,真的很辛苦,前一天晚上破天荒的下了一夜的蒙蒙细雨,地上薄薄的一层黄泥被雨水湿润了,走起来又黏又滑,一会鞋子就很重,我们就这样边走边聊,雨中的王老师,推着他的二八车子和我们一起走,因为回来的时候我们的东西要靠这个车子来驮,看见他斑驳的白发,微驼的背,还有泥泞的黄土地上一双破旧的黑布鞋,我的心里酸酸的,就是这样一个老师,二十年如一日在山村的讲台上消耗了他最宝贵的青春,还要忍受孤独,妻子的离开,年幼的孩子,微薄的连简单的生活都难以维持的工资,就构成了这个西北汉子的全部生活,还要忍受周围村民的不理解,孩子们偶尔的不懂事闯祸,我真的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动力支撑着他在这个地方干下去,只是知道,他说:只要孩子们不嫌弃他老,他会一直干下去,干到干不动为止。

我们走了一个小时的山路到了皇蟒塘,在那里的一个老乡家坐了一会,又提到了一个提了很多次的问题:“我们来这里到底图什么?国家有没有给我们补助?”我们无奈的再解释一遍,我们来这里完全是自费,我们什么东西也不图,我们就是想为这里的孩子做点事情,老乡的眼里明显的是不解,我悲哀的发现,在这个看似闭塞的小山村里面,现代文明的自私观和牟利观已经见缝插针的冲进来了,这比任何其他的现代文明都有冲击力,我无语。

一个小时颠簸的路程,我们感觉舒服无比,因为已经很久没有坐过车了,在现代都市生活中,这样的情况基本上不会出现,我们还感叹,这个车好豪华哦!每个人六块钱,平时眼睛都不眨的数目,我们给钱的时候都有点心疼,我们会不自觉的和王老师的收入比较,我们还记得,为了省点车费,张鹏军和王老师走了30公里的山路去买东西,回来的时候都晒伤了,也许这就是比较下的生活,一种很强的负罪感。到了镇里,四个人早已是饥肠辘辘,狼吞虎咽的吃了碗牛肉面,邹波一个人就吃了两碗,一边吃一边念叨:有点奢侈!鸡蛋五毛钱一个,我们觉得还算便宜,还有一件事就是我们要送张鹏军走,所以吃完饭后我们就看着他上车,就这样分别了,回来的那个晚上,大家学说着张鹏军的山西版普通话:“我叫张鹏军”,大家都没有说,其实都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分离。

上网,幸好我们都不是网虫,对网络也没那种亲近的感觉,只是通讯的闭塞,我们要上网看下新闻,给作家裘山山老师发了电邮,又担心她看不见,还专门跑到她的博客里面去留言,发纸条,目的就是引起她的注意,我在给初中的孩子上语文课的时候提到了她的书,孩子们很想看,我跑到镇上,连个书店都没有,不知道山山老师能不能收到。

给庞程买裤子,忽然觉得镇里的生意人,完全没有我们满家村的人实在,价钱要的很高,在城里最多三十块钱的裤子,我们磨破嘴皮子,她非要80,我们无奈的放弃,在另外一家不到八平米居然号称裤业超市的地方,买了一件28元的运动裤,山寨版的背靠背,啊哈,还是名牌了呢。

买菜,圆白菜不容易坏,而且还便宜,还有萝卜,就多买了一点,向卖菜的老板要了一个编织袋子,在路边等了一个小时的车,吃了一碗超级好吃的炒面,撑得很,然后就回去了,在我们上车的地方,王老师一直在等我们,我们还去看了那个村里的小学,他们没有水喝,要到一公里外去抬水,忽然觉得好幸福,我们的水窖里的很近,就在学校围墙外面,这叫什么?命好!不过老乡说喝水肚子会胀,少喝点,我们觉得无所谓了,总比渴死好!

给王老师买了烟,用最巧妙的办法给了王老师,我觉得自己做的很成功,呵呵,不想伤害他的感情。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7月27日 天气不错 心情变化有点大  

一天还是上课,中午的时候来了两个南京中医药大学学心理的调研的学生,更好笑的时候后面,秋香来了,带来一个张老师,相处的不错,晚饭过后一起出去拍照,见了个老爷爷,答应给他洗照片,好像就这样,事件太多,就记住了这些。张伟来自曲阜师范大学,学英语的。也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薛凯,不过也是个孩子。

一下子多了很多人,房间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好像生活中从来不缺少热闹,只是有一种孤独是任何东西都代替不了的,这就是我的生活。

我想离开的那一瞬间,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想唯一的一次,这也许就是我来西部来做这些工作的唯一一次了,可是我有点想家,有点想妈妈,但是我知道自己其实也不想回家,因为在家里,我也找不到什么安静的东西,姥姥不在了,我再也找不到那种安定和开心的笑容,这就是我不愿意回家的原因。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不想去想了,因为我好像从来都不需要别人的理解,因为我一点都不想别人了解我。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7月28日   中午刮了貌似一会沙尘暴

上午三节数学,我有点丧气,因为很多题他们都不会,一个四则运算,她居然先算加法,后算乘除,我不知道这样下去我怎么给她补课,教会了孩子们问候老师,我想他们长大了一定能用得上,这并不是王老师说的虚伪,我是坚决反对这些的。

一天上四节课,还算不错,整体上来讲还算顺利,我们去家访,来到了那个很富有的人家,很干净也,看见了一个很豪华的炉子,哈哈,估计倒卖到内地可以赚一把,这里的每亩地只有四百斤的小麦产量,一年下来,一家的收入也就是一万块钱,我想这应该是很好的人家了吧,因为我去的那家真的很殷实,比起那天去的那家要个好的多。

我的西部母亲系列照片还没有拍好,但是今天的状态真的不好,也没有拍好,给爷爷奶奶拍了几张照片,居然都虚了,我真崩溃,看见自己拍的照片自己都懒得看,没办法,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7月29日  天气不错 心情有点低落

今天第二节课的时候,李要带我的课,她明天想出去,我想了想出去就出去吧,反正我也没事,一下子我也没有事情做了,就整理照片,昨晚去了老乡家家访,这家的主人把孩子全送到县城去上学,租房子住,奶奶给他们做饭,他们的学习成绩都很好,家里劳动很繁重,有地还有羊,想想做父母的确实不容易,能有这样的想法也是很超前的,值得欣慰的是,孩子们学习成绩都很好,很多的奖状贴在墙上,好像小的时候也有这样的经历,这也是一种荣耀啊,跑到山上忽然感觉自己心情真的很好,只是假期还没有回家有点愧疚,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想我还是要坚持下去,毕竟来西北做这项工作也许就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次了,我不想留下什么遗憾,我也不想做个逃兵,这样会被人看不起,尽管我的课题还没有做,很多很多的事情,但是就是自己做不下去,不知道怎么了,我想这样下去不好,我写日记的时候,张老师来请我们到他家吃饭,(*^__^*) 嘻嘻……,心里暗暗高兴,去开荤啦!我们去了之后,发现张老师家很整洁,里面很干净,我们吃的野菜和面片,第一次吃这样的饭,真的很好吃,这是我们来到满家村以来吃得最好的饭菜,张老师只有三十岁,但是看起来有点显得老相,他的爱人是我们来这里见到少有的干净的妇女之一,真的很洁净,我们不仅为自己身上的土感到惭愧,看来环境改变一个人,我们在这里短短的十天,衣服上已经沾满了土,并且已经有点习惯了,看来保持一个良好的习惯真的很重要,嫂子每天也要干家务和地里的活,至于房间里的陈设,我不知道怎么用语言描述,那就只好看照片啦!

晚饭前和张伟上山去了,在山上拍了很多搞笑的照片,呵呵,也许天高云淡就是这种感觉吧,碰见来调研的两个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一起聊天、玩了一会,晚上回来吃蛋炒饭,张伟做的,我们戏称“处女作”也称“处女蛋”,大家在讨论去不去西藏的问题,虽然我很想去,但是我确实要回家啦,再不回家,我妈估计真的要不要我了,就让西藏当成一个遗憾来慢慢的实现吧,也许去西藏要等我心里最安静的时候去,因为只有那样才能体会西藏的神秘和历史悠远。昨天去家访的时候,老奶奶答应给我们馍馍吃,但是到现在也没有消息,呵呵,不好意思的是,真的很想去问问啦,因为我们的馍馍要吃完啦,再下去就没有东西吃了,呜呜。

认识张伟很高兴,也许是年龄相仿的缘故,缘分真的妙不可言,想想认识李娜和张伟的过程,也许冥冥之中就是注定,找到了和自己兴趣相同的人,也许,在我们的内心都有一种感觉深深的刺痛着我们,那就是孤独,我始终这样认为,孤独是一个人内心理会的东西,不管这个世界如何的嘈杂,还是感觉自己始终孤孤单单的。

张老师和嫂子来看我们,那个时候才知道,看似很老成的张老师才28岁,嫂子是26岁,真的很小,可是他们的孩子已经五周岁了,不仅让我想起,前几天在校园门口遇见的姐妹两个,姐姐是1987年出生的,今年22岁,但是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两周岁的女儿和四个月大的儿子,我不禁有些汗颜,她说她17岁结婚,她妹妹今年20周岁,也结婚一年了,而且结婚都是父母的安排,张老师的爱人也提到过,结婚就是父母安排,我没想到,在现代社会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对于西部母亲,谁来关注过她们的健康?不好的卫生条件,频繁的生育,过早的结婚生子,这些对她们的身体是很大的损害,尤其是,作为很多的年轻妈妈,她们的心智成熟程度能否给孩子们的以教育的启发就是更不敢想了,同学们讨论的时候突发奇想,能不能和妇炎洁厂家联系一下,要他们做个活动,免费赠予西部母亲一些产品,一方面扩大他们厂家的广告效益,另外一方面也使西部母亲得到帮助,比他们那个恶心的广告词要好的多:“洗洗更健康”。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7月30号  天气有点阴

今天一大早,她们就去镇里买吃的了,我们又没有东西吃了,昨天有点累了,结果一觉睡到7点多,有点愧疚啊,早晨起来简单的吃了点面条,就开始上课,小太阳去买菜了,我们三个分头帮他代课。一上午上了四节课,口干舌燥,还有下午的课呢。

张伟给我看学生们写的英语作文,尽管有很多的语法错误,有点像中国式英语,但是我也看懂了,他们很多同学在写我,写我的长头发,大眼睛,橘黄色的运动外套,恍惚间有点飘飘然,呵呵,原来被别人写的感觉真好,我终于明白自己原来在他们的眼里是这个样子的,他们说我很安静,我就奇怪了,是不是在他们面前表现的太过于严肃了呢,只是在第一节课的时候,我就告诉他们,你们已经是初中生了,你们应该知道学习对于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以后的命运,但是我还是希望当你们考上大学,离开家乡的时候,能不能尽自己的全力来为自己的家乡做一些事情,这是最重要的,我想把这些信息传递给他们,这就是我的初衷,也是这次支教最有意义的事情。

给初中生讲课,他们想学三元一次方程,明显感觉他们没有那么拘束了。可能熟悉了一些,互相之间就好交流了,本来想给他们继续讲数学呢,结果张伟让他们重新写英语作文,我就算了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7月31日   天气照旧  课上的比较顺利

一天就是在上课,四节课,还好了,不是很累,只是遇见一见很棘手的事情的,初中部的学生把二年级的孩子的胳膊打肿了,我就奇怪了,这些孩子也真好意思下手,相差了好多岁呢!不夸张的讲快十岁了,居然还动手打她,下午女孩子没有来上课,我心里也不是滋味,也许问题不大,但是孩子的家长会怎么想,在学校被打是不是老师的失职呢!

张鹏军傍晚的时候来看我们,这个神奇的家伙居然是起着摩托车来的,想起昨天买菜回来的时候,小太阳一个人迷了路不说,还摔了一个大跟头,呵呵,要不是王老师的小儿子去接小太阳,估计小太阳要在山上等着当月亮了,因为他绕着山包转了一圈,发现又回到原地,还是看见那个村子,不过代价也很大,我们唯一的交通工具,王老师的自行车也摔坏了,这样下去,我们真的要自己背菜吃了。

更难过的事情还在后面,中午做饭的时候,发现米不够了,面条也长毛了,我们居然弹尽粮绝了,我们想要不再到老乡家去卖点米吧,总比这样下去好,不过那个暴发户的家里真的也够黑的,上次卖给我们的面居然是最差的,我们都无语,用上等面的价钱买来的居然是最差的面,我们辛辛苦苦到这里来不稀罕理解,总的有点平等的待遇吧,结果使这个样子,我们的不计较反而是被欺骗的最好方式。

傍晚我们去药店买米,忽然间变成一块八一斤了,还给了我们一个馍馍,有点不好意思,(*^__^*) 嘻嘻……,还是收下啦!回来大家都很兴奋,跑到山上去打电话,重庆邮电的刘畅告诉我,他们那里还好了,只是他们的另外一组同学身上起了好多红疙瘩,有的地方已经溃烂了,所以另外一组的人明天就回去了,我忽然觉得,我必须要留下来,因为也许这辈子我只有这一次机会来甘肃,来支教,我想做的有始有终,我想做一个信守诺言的人。

这个村子里唯一考上南开大学,还要去美国留学的学生家里采访,朴实的父母,贫穷的家庭,低矮的土房,似乎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也在我们的意料之外,照片上的年轻人,文质彬彬却带着农家孩子特有的持重,在这样一个贫穷的小山村中,有这样一个出息的人是全村人的骄傲,在我们来这家之前,就听很多人提起过,我想,这也许就是村民质朴的地方,也是我们更懂得了,老乡家中那些挂满奖状的墙壁,那是一种期望,普天之下的父母全都一样,望子成龙、盼女成凤。我不禁想起我的父母,这次因为要来支教,还没有回家,姥姥过年的时候去世,我知道妈妈现在很想我,很需要我,我只能希望父母可以原谅我,理解我,我支教结束后就会回去,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明白我做这些事情的意义的。

张伟说,教育这里的孩子努力走出去,但是走出去后还要回来,哪怕人不回来,心也要回来,像林子也一样为西部的教育做出自己的贡献,我想这就是我们这次来的最重要的意义,相信这一切会给这里的孩子或者他们的父母一点启示,哪怕仅仅是一点点。

等我做了妈妈,等我的孩子上了大学,我一定要他重新回到这里来,看看这里的孩子,看看这里的变化,这属于我们的秘密。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8月1日  建军节 今天天气不错,好像很热的样子

一上午都在上数学课,六年级的数学课讲的科学计数法,同学们听得很认真,课堂气氛也很好,我问他们,明天希望我复习旧知识还是讲新课?他们七嘴八舌的说,有的说旧课有的说学新的,呵呵,原来都还是孩子。初中来了个假小子,长得很帅气的小姑娘,很好玩,下课的时候还和男孩子一起打篮球,我又看见那个叫党文辉的学生,他前几天给的馍馍简直是太好吃了,比面包好吃很多倍,最近粮食比较紧张,我越发的馋那种馍馍,大家都开玩笑说。一定要记得和他说:你妈妈做的馍馍好好吃啊!目的在于暗示一下能不能再给一个,虽然大家这样开玩笑,但是都不会去说,就让我们留个遗憾,离开之后还在怀念这里的馍馍吧。

大家商量着去沙漠玩,我们觉得非常兴奋,因为真的还没有去过沙漠,不过据说很远,万一要是包车去的话,估计要很多钱,我们决定明天一大早走山路到黄蟒塘,那里可以坐一段班车,这样的话可以节省一点,但是可能要走五公里的山路,张鹏军要和我们同去,我们约好在裴家营见面。

今天是建军节,很多的人都没来得及问候,信号是确实的不好,我想还是以后出山之后再问候吧,但愿会得到原谅,只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还有妈妈,他们还在埋怨我到现在不回家,我也无话可说,想想确实有些过分,放假这么久,居然没有回家,多少有点愧疚。

下午和张伟一起上山,在路上看见了一个放羊的爷爷,胡子好长,这里的人到了一定的年纪都要留胡须,胡子越长表示越长寿,德行越高,放羊的爷爷是我们一个学生的爷爷,他还很高兴的说,他的孙子在我们这里上学,说我们很难得,我们心里也很高兴,还碰见一个正在给羊挖菜的大爷,已经八十四岁了,但是面色红润,很健康,我们一起聊了一会,老爷爷还开玩笑说:“呵呵,老汉就是老不死!”爷爷的胡子好长了,我们在烈日炎炎下在山顶坐了很久,给老妈打个电话安抚一下老太太,目的就是想能不能去一下青海玩一下,这个险方法有点卑劣!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8月2日  星期天  阴雨天我们又出门啦

一大早五点半我们就起床了,今天大家要去沙漠,所以就格外的兴奋,平时喜欢赖床的小丫头起得比谁都积极,简单悉数,我们就步行五公里去黄蟒塘,一路上说说笑笑,二十天好像把大家的脾气都摸得很清楚,忽然大家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已经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也许这就是环境的力量,这些出生在八十年代后期的孩子,他们的吃苦和执着的精神很让我感动,也许西部教育我们只是其中最微弱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如果存在就一定会像涓涓细流一样汇聚成大河,我相信,而且我会一直关注这一项活动,只要我可以尽一点力量。

到了黄蟒塘,我们和张鹏军会面后一起坐车去了裴家营,在哪里吃了牛肉面,好饿啊,一顿狼吞虎咽,好像吃下午都没有什么感觉,和一个司机谈价钱,他说送我们去沙漠答应等我们一个小时,要一百块钱,我们想了下,平均二十块钱,还可以去冰草湾看一下那里的同样支教的同学,还是很划算的,到了支教的学校,条件好的让我很受刺激,居然有自来水,里沙漠还很近,校舍也比我们好得多,连厕所也比我们的豪华多了,我们的厕所只是用低矮的土墙围起来的,只能当作遮挡物,里面什么也没有,这里还算正规的厕所还是第一次见。我们去了沙漠,几个人都很兴奋,因为我们其中的大半来自南方,根本没有见过沙漠,我们像超龄的儿童一样在上面又叫又跳,玩的满身的沙子,还拍了很多搞怪的照片,很开心,不过时间很短暂,我们就回学校了,在裴家营吃饭,还是上次的抄拉条子,很好吃,吃到一半下了好大的雨,我们在这里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雨,不过很快就不下了,我们等着坐班车就回来了,到了黄蟒塘的时候还是淅淅沥沥的小雨,还是冒雨赶回来了,小太阳走的飞快,邹波穿的短裤,冻得直哆嗦,这个时候居然我收到了天津的天气预报的短信,天津的气温是32度,我们好像都想不起来32度是个什么状态了,现在唯一的体会就是:寒冷!

回来吃了疙瘩汤,每个人喝了一包板蓝根,,预防感冒,很累了,困,先睡了。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8月3日  下雨  甘肃难得的雨天

今天是甘肃难得的雨天,大家一直说,我们是这里的福星,给这里带来了雨天,淅淅沥沥的小雨从昨天一直下到今天,这样的小雨更适合这里一些,雨太大了反而容易造成水土流失,就是天气好冷啊,我的裤子已经穿了很多天了,真的很想换一条,不过这里到处是土,这条裤子还是禁脏一下,不然早就没有摸样了,而且我就两条裤子,那条还真舍不得穿,所以就这样一直龌龊下去吧。

老妈见我两天没有消息,实在受不了打电话过来了,我站在门口的凳子上可以接到电话,正想说要去西安的事情,可是真的不敢说,怕被老太太一口否决了那就没戏了,还是细水长流慢慢来吧,知道家里人都在盼,但是我还是遵守诺言,

中午我焖米饭,故意多弄了点,可能小太阳很久没有吃过这么饱的饭了,可怜的不行,发现的就是,我们的面还够最后一顿疙瘩汤,好像米饭也不怎么够了,争取最后一个星期可以吃完最好了,切菜把手磨得有点疼,不过还好,吃饭的时候,大家都说饭很好吃,这样就不容易啦!

  下午第一节课本来是数学课,但是初中这些家伙居然跑去上音乐了,又有体育课,我也没有办法,只能这样了,所以我下午就没有课了,无所事事。

  想着去西宁玩的事情很兴奋,睡不着,还不知道是怎样的呢,还是决定先好好玩一场再说!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8月4日 天气在雨后显得格外的热

昨天还阴沉着天气,今天就阳光明媚了,我还是把自己的外套洗了,因为想象这个形象确实有损为人师表,洗干净后的衣服好硬,是水的问题还是本身衣服没有涮干净就不得而知了,想着把衣服留给这里的孩子们,但是发现走的那天我们要做三轮车,会很冷,可能早晨五点多就要出发,还是继续拿上用吧。本想去青海玩的,结果那里出现了鼠疫,真是多事之秋,不知道中国什么时候才能平静,新疆7.5事件才刚刚过去,又来了这样的灾难,看来青海之行为了更更多人的利益,一定是不能去了。林子建议去夏河玩,我不知道那里如何,如果是甘南的话,应该是草原吧,好像草原真的已经不是很稀奇了,看得太多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还是好好的玩一下比较好,真的感觉离开城市很远了,有很多的东西似乎都变得不重要,我真的不知道什么东西重要了,好像我的思维也只是在这个小山村里,或者说在这个山里小学里,这就是我的生活。

生活还是很平淡,不想让一二年级的课,这些孩子真的被惯坏了,写作业也要来要奖品,我忽然感觉这是一个不好的现象,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改变,只好随他去了。

晚上又一次爬到山顶,好像一个人在天地间,离天很近,但是离人很远,这种感觉好像更加的孤独,天地间只剩下我一个人,看着落日发呆,太阳很快下山了,我好像很失落,还是走下山来,下山的时候看见干涸的土地,想着这个地方可能有一天真的不再适合人类的生存,那该怎么办?前几天的雨给大山带来了福音,我发现远处的山出现了一种黄绿的颜色,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山真的绿了,如果是真的,这算不算唯一高兴的事情。

给初中生上课的时候,给他们看了我大学时候的照片,我很想告诉他们,其实大学生活真的很美,如果现在选择放弃就永远不会知道外面的世界,很多的孩子还是第一次见到笔记本电脑,很稀奇,也许他们还会想象过很多他们没有见过的东西。

我们又没有米吃了,十五斤米六个人吃了四天,好像是多还是少,还真的不是很清楚,这算不算五谷不分、四体不勤,最起码应该是没有生活经验吧!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8月5日 蓝天白云依旧  有点事情不高兴

一大早有件事情就很让我生气,我收上来作业发现,所有人做的一样,还都是错的,明显就是一大早过来抄的,我很讨厌这种欺骗人的行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说,我还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训他们,所以我把我的数学课调整到最后一节,这样上课的时候也许我就不生气了。

还记得哪一首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轻拂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己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人生总是要别离,在任何的时候我们怎样面对这样的别离,因为也许,这次一别,就是一辈子,很感谢相逢,在短暂的生命历程中可以和想遇见的人遇见,甘肃之行,也是我的圆梦之旅,我用眼睛验证了我自己的想象,那个一直让我敬佩的人。

有相逢,就有别离,虽然心里不舍,但是毕竟要各上旅途,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能不能在唱一首歌,如果再唱一首歌,你可不可以不走?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8月6日 空气中的离别情绪 让老天都忍不住下起雨来

明天就是联欢会,我们后天一早我们就要离开了,这些哎,没心没肺的孩子还是笑得哪么开心,一点也不知道难过,现在才发现代沟了,我还是有一点点离别愁绪的,看来比起他们,我真的老了。

上午上课的时候,只是简单把学过的知识又串了一遍,学到配方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会做,但是不知道怎么讲给他们,这就是不是师范生的区别吧,我昨晚上做的电子相册给他们看了,他们看的好开心,下午我把我们瓜分的笔记本给他们让他们帮我留言,他们居然说:老师写不完可不可以晚上回去写,我呵呵的说:“好啊”

快要走了大家都有点反常,小李子去拿锅的时候居然吵着要喝酒,太阳自告奋勇去买酒,结果人家不在家,呵呵,下了一会小雨,居然雨后出现了彩虹,小李子大喊大叫,这家伙居然连彩虹也没见过。

大学好友陈斌发信息来说。夏河是一个很好玩的地方,中国十大影视基地之一,好像去夏河之行有所期待啦,具体也说不清楚,不知道自己究竟期待什么。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那一双纯净的眼睛【林子支教视线】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__________

09年暑假西部支教--陇南中寨、木元小学李佳洋的总结

2009年甘肃支教总结--古浪黄莽塘小学

09年暑假西部支教--爱心传递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