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旅游的事业是我的一生,慈善的向往是我的目的!

 
 
 

日志

 
 

即将沦陷的乡村小学---民勤【林子】  

2009-08-28 21:06:38|  分类: 在线求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部的土地上,到处都飞扬着沙尘,近几年国家政策的慢慢扶持,对于甘肃古浪,民勤,会宁等国家贫困县来说,经济条件渐渐好了,沙尘少了,但是,对于西部的教育,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深思……

   05-09年期间,我们西部爱心公益社(西部爱心公益网)每年暑假和寒假都在做一些支教的活动,组织全国各地的爱心志愿者前来为西部的教育作出一点点的贡献,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方式,给予西部教育一些帮助,虽然我们每年的支教人数在增加,每年被支教的学校在增加!09年的暑假支教是我们这几年来招募志愿者最多的一次,支教学校也增加到最多,古浪,通渭,陇南,定西,青海,固原等各地支教学校共19所。支教人数初负责人之外,来自全国各地的老师志愿者,大学生志愿者,研究生志愿者,留学生志愿者有260多人。

    我生长在西部,从甘肃,宁夏,青海,西藏等地在西部的大地,草原,沙漠上行走了10年的时间,有些眼见的事情,我们真的无力挽回。为我们在支教,我们在努力传播给那些大山里的孩子一定的兴趣和知识的时候,我们也在感受着山区和草原,沙漠深处孩子们的无奈。曾经去年支教过的学校,今年面临被撤销,听到这个消息并不惊奇,而让人无法想的是,那些孩子到哪里去上学?就算山区贫困,至少还有学校存在,一旦学校被撤销了,那些孩子到哪里去?世世代代的当农民,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大山……

   

——————————————————————

文章来源:http://www.minqinren.cn/boblog/read.php?164#topreply

 即将沦陷的乡村小学---民勤【林子】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看着照片里熟悉的场景,似乎我又回到了二十年前。那时间的校园里很热闹,虽然我所在的村子人口不多,学校里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学生也有一百人左右,六、七个老师。在我刚读小学的时候老师还比较紧缺,我的一年级和二年级都是在复式班读书,一三年级在一个教室,二四年级在一个教室。上课的时候,老师安排低年级的学生温习课文,先讲高年级的课程,讲完了安排他们自习,再转回头讲低年级的课程。

课间休息的时候,校园里总是一片沸腾。有的同学相互追逐,有的同学打三角子,有的同学斗技,女同学丢沙包、踢毽子...玩的不亦乐乎。记得在校园的东北墙角处有一片不大的沙滩,正好对着教室的门,每天下午是老师安排我们的识字时间,在小组长的带领下,各小组坐成一排,一手拿书,一手拿着各自找的识字棒,有的是地上捡的树枝,有的就拿电池里面的那一节黑芯,一节识字课下来满手都是黑颜色,用手一摸脸,脸上也是黑白花间,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似乎在不经意间,当我再次进入自己接受启蒙教育的学校时,却发现今天的校园里是那么地安静。这样的安静让人觉得很不习惯,大致来说一个校园不应该是这样的安静的,可是摆在眼前的境况的确安静的出奇。拍这张照片的那天,当我看见自己曾经学习过的教室里只有八个人的时候,心头涌起一阵难以名状地痛楚。看上去显得有些破败的教室里,一个老师在低头看书,下面七个学生在认真地学习。这样凄凉的场景,在以前都是媒体上报道贵州的大山里才会有的,今天却生生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所村小学现在只有四个年级的学生,外加一个学前班,一共三十来个学生,还是隔年招生。五年级和六年级在十二年前就搬到了乡政府所在地的乡高校里去了。近些年来大量的青壮年人口或外出打工或读书后在城市工作安家,都以自己的方式外流了,他们的下一代也大多在外地读书。没有了新生儿童的村庄注定是要衰败和沦陷的,没有了新学生的学校也逃脱不了衰败和沦陷的命运,不论曾经这里走出了多少人才。

过年时回家去,村委会的负责人和我谈起了这所学校的未来。乡辅导站已经很明确地表示要撤销合并这所学校,和附近一个村子的小学合并在一起。村里的人大多不愿意这样,可是辅导站已经说了若不撤销,那就由村里出钱请老师给学生上课。这笔钱对一个人口逐年减少的农业村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村里上下都很矛盾。很多老师嫌弃村里的条件差不愿意老教书,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将自己的孩子直接送到县城去读书,家里的老人在城里租间房子专门照顾小孩。在临近的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实施一项计划,全部的村小学进乡,乡中学全部进城......看上去,我的母校、我的家乡即将彻底沦陷了。

08年底,几位著名青年知识分子连续发表了数篇关于故乡沦陷的文章。孟波发表了《不能承受的故乡底层沦陷之重》,熊培云发表了《我的故乡因何沦陷》,十年砍柴发表了《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潘采夫发表了《谁家故乡不沦陷?》。借用韩浩月先生文章里的一段话:那时我还沾沾自喜于自己的故乡没有沦陷,事实证明这不过是自欺欺人。我终于和所有逃离故乡的人一样,开始承受这躲不掉的故乡之痛。

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美或许也只能在梦中了!

 

 即将沦陷的乡村小学---民勤【林子】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说起民勤,就不得不说到民勤的教育。民勤的教育,可能也是除了沙尘暴之外,唯一能给民勤人带来自豪感和荣誉的事了。从某种意义上说,天下有民勤人的奇迹也有民勤教育的功劳不可磨灭,尤其在高校扩招后,教育移民已经是民勤政府的一项减轻生态环境压力的重要手段和措施。

民勤的家长们,每天顶着烈日的烤炙和黄沙的侵袭,在田地里辛苦劳作,用血汗换来的钱供养子女读书,目的就是为了自己的子女能考个大学,去外面工作,跳出这个沙窝湾。据一个在朋友中间流传的数字,每年到了开学的时间,从民勤的银行里流出的用作学费的资金高达四亿元。我无法判断这个数字的真实性,但这个数字至少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民勤人对教育的投入和重视程度。

也就是民勤人对教育这样的重视,在民勤形成了教育界的“三苦精神”,即家长苦供,学生苦学,老师苦教。民勤的家长们在教育子女的时候大多会说:“只要你好好学习,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读书!”作为家长来说,基本把全家的希望寄托到子女的教育上去了,希望通过教育来实现跳出农门的夙愿,为了找个目标几乎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民勤的学生一般起得很早,睡得很晚。我在读小学的时候每天六点起床,六点半到学校打扫卫,然后早操,接着早自习到八点,休息十分钟进入早晨的正课时间,直到中午十二点放学。下午从两点半开始,到下午六点放学。进入中学后,除了白天的作息时间和小学一样外,又增加了晚自习,从晚上七点半开始到十点才下自习课。有的学习很用功的同学,在晚自习结束熄灯后还要点着蜡烛再自习一阵子,到十一点以后才休息。老师苦教自然不用多说了,学生们上课的时间总得有老师跟着。学生有多苦,老师只有比学生更苦。

这些年全社会都在批判应试教育,提倡素质教育,而在民勤被批判的愈发强势,被提倡的几乎快被人遗忘了。为了应付被人们愈发重视的考试和升学的压力,到了初中和高中的学生只要是还没有毕业的,几乎都放弃了休息时间,进行近乎无休止的上课、补课。不知道是真的重视了,还是那些教育官僚们想尽快染红顶子或是老师为了多赚取几两补课的碎银故意而为?似乎他们总有上不完的课程。

在和朋友讨论的时候,朋友说在民勤出现如此重视教育的情景,或许是和移民的后代这个身份有关系。历来的民勤人都非常重视教育,在过去民勤的文人们也自负地说民勤是:“人居长城外,文在诸夏先”。在我小的时候,很多民勤人家的大门横匾上都写着“耕读传家”四个字作为家训。从生态环境方面来说,过去的民勤几乎称得上是世外桃源了,丰富的石羊河水造就了民勤绿洲“可渔、可牧、可耕”的大好形势。虽然地处僻荒,却也是过逍遥日子的好地方。那些在朝廷犯了事的官员,或是落魄的书生,或是家道败落的豪门土财,或是戍边不归的将士,或是游走四方的生意人,最后都把家安在了这里,可是他们的心里总是不能彻底抛却对故土的思念和向往,而自己是没有机会在回去故土了,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嘱咐自己的后人好好读书,兴许将来做官就可以衣锦还乡、荣归故里了。

就这样,一代又一代人把这个希望传了下来,到了近些年由于环境的恶化,更是加剧了民勤人要离开的念头。作为一个纯农业的经济体系,要想实现外出的目标,前期的投入不会太小,单就是供学生读大学一年也要一万元左右,而这个钱只有向土地索取。花费越高,对土地的剥夺就更多,破坏植被扩大土地耕种面积也就是现实压力下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了。

每年从民勤要走出去许多大学生,回来的人很少。走出去的学生们散布山南海北,甚至远渡重洋,都在外面成就着自己的梦想和事业。回来的大学生们,除了一部分回到学校去教书(这些人里面又有几个心甘情愿呢),另一部分就通过各种渠道进入了公务员序列,剩下的大学生们完全能靠发挥自己所学而参与家乡经济建设和环境保护的少之又少。

历来,有许多世界性的强国都是通过教育的振兴来实现雄霸天下的宏图大业。中日甲午战争之后,日本将从中国得到的两亿两白银赔款的2.8%投入到国家的教育体系的建立中,用来实现他们教育立国的目的,这些白银的成果为后来鬼子的侵华战争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让人感到悲哀的是,民勤的教育现在却成了一台巨大的抽水机,抽取了自己的血液,满足着世界的繁荣。民勤当然指望不了用日本的赔款来发展自己的教育,可是民勤人似乎也指望不了自己培养的人才去迎着风沙拯救家乡。民勤的沦陷似乎正在发生,这里面有外部环境的因素,也有社会发展的规律,却也是自掘坟墓使然。从另一个角度说,民勤的教育加剧了这个沦陷过程的发生速度。

                                      即将沦陷的乡村小学---民勤【林子】 - 西部旅行者 - 在贫困中寻找力量

 

图/文:马俊河

民勤的教育历来为人称道,每年都能保持比较好的升学率,也因此民勤升学率高的学校就是众多初中学子梦里的桃园。也有外地的许多学生顶着高额的赞助费,想尽办法转来民勤读书,形成了不小的教育移民群体。每年的中考结束成绩出来后,按分数线的划分,能进得一中是最理想的,四中次之,地处乡村的二中和三中似乎一直默默无闻。进不了一中的学生,在家长的支持下,也是削尖了脑袋往里走,除了学校里明码标价的赞助费外,送礼、托人等手段也是无所不用。花这么大的功夫,为的只是把子女送到条件好的学校去读书,希望能考上大学。

民勤一中的条件好是有目共睹的,可以用“集中全县的力量办学”来描述民勤一中。除了这些,还有省、市、县各级政府额外投入的大量教育资源,造就了民勤一中的高楼明窗,差不多也吸引了全县最优秀的老师。这样的一个教育巨无霸,创造着一个接一个地高考记录,给县衙带来了许多的荣耀,成就了不少寒门学子的梦想,却也无可避免地制造了更多的教育不公平,加速了乡村教育的沦陷。

一边是民勤一中们的高楼明窗,另一边是乡村学校摇摇欲坠的土质校舍,一边是老师们想尽办法进城,另一边是乡村学校里日渐薄弱的师资力量,一边是城市的学校人满为患,一边是农村的学校已然陷入了隔年招生的窘境。这就是民勤教育的现实。造成今天的现实,不是一天的工夫,也不是几个官僚或是谁决定得了,这样的沦陷并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有着深厚的社会心理背景。

用一个在民勤最常见的现象来描述非常能说明这个问题。就在我的文字发到QQ空间后,有一位在云南一家学校实习的老乡就留言了,她的原话如下:

“我也是从民勤出来的学生,体会的不比你少,只是,一个人的呼声总是显得好薄弱。不要说民勤的教育是在替别人做嫁衣,现在民勤的环境是什么样子你也很清楚。所有的家长都在说“你们好好学习,以后到外头就不会受我们这样的苦了....”  “要是有人回去家乡工作(不管是哪种原因),就有一大堆人在说诸如谁谁的娃娃上了那么多年学,结果还是回来了,一点本事也没有....你说现在谁敢回去?有好多家长觉得上不上学无所谓,反正到外头打工不比上了大学的差!!总之,回去与不回去都会被骂,民勤的学生难啊!!!”

学成之后,回乡与否,在民勤都是一个不小的问题。在乡人的眼里,大概还存在有很浓厚的“士子情节”,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思想影响还很浓重。总是认为既然读了大学,就应该去吃皇粮,而不是继续回到这个沙窝窝来。考上了大学且在外面找了工作(最好是能进个衙门)就是光宗耀祖,若是回来家乡不论是什么原因(能进衙门的例外),在乡人的眼睛里总是不大光彩的事情。

民勤人生于斯,现在却恨于斯。一方面在这片乡土上生活繁衍,一方面却又是如此地厌恶这片乡土,爱恨交织,总是设法逃离。虽是农人,却又厌恶、甚至是鄙视自己的职业,这样的心理造就了民勤学子满天下,也使得民勤这片乡土陷入后继无人的境地。谁也不会用心地去经营和呵护自己的乡土,只是想着如何更多地从这片乡土上索取,继而在达到目的后逃离,身后丢下的是一片早已经满目疮痍的乡土。传统的那种读书用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情怀,已经沦落到了只为 “吃饭”。

乡村学校的沦陷,就是乡村教育的沦陷,也就意味着整个乡村社会的沦陷。这样的沦陷,也带来了乡土文化的沦陷和崩解。原有的乡土生活方式,也在随着这个沦陷的过程慢慢地消亡。或许,有一天,身在异乡的人们,再也体会不到那浓郁的乡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